职业教育发展新方向——科教融汇,如何“融”、怎样“汇”

作者:晋浩天 来源:光明日报 时间:2023-03-21 09:32 点击:339次

最近一段时间,“科教融汇”成为职业教育领域的一大热词。

党的二十大报告提出,统筹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协同创新,推进职普融通、产教融合、科教融汇。其中,科教融汇,是一个创新性表述。

“要坚持以科教融汇为新方向,服务创新驱动战略。”在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陈子季看来,产教融合是教育和产业互补互融、共生共长。要以探索省域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新模式为“一体”、以建设市域产教联合体和跨区域行业产教融合共同体为“两翼”深化职业教育改革,做到以产定教、以教促产、产教融合。

何为科教融汇?科教融汇,如何“融”、怎样“汇”?

办学模式、育人方式和科研机制融合汇聚。

什么是科教融汇?

“通过科学技术研发过程与人才培养环节内容的交融贯通,促进国家科技创新、产业体系与人才培养体系深度融合、协同发展。”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家对外开放研究院副研究员薛新龙如是说。

“对职业教育来说,‘科’更多指技术技能及其应用研究,当然也可泛指职业教育领域的一切科研工作。从字面上看,科教融汇就是科学与技术同教育应当融合交汇。”武汉职业技术学院社会职业与职业教育研究院副院长彭振宇认为,“科”“教”不分家,重点在“融”,结果是“汇”,要把科技革新的力量与育人工作紧密结合起来,融汇成一股强大力量,助力国家现代化建设。

“本质上就是办学模式、育人方式和科研机制三者的融合汇聚和高度整合。”天津外国语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李名梁指出,科教融汇在当今世界具有普遍性的发展趋势,旨在通过强化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的深度结合,加强教学与科研之间的互动联系,提升科教资源配置的合理性,不断提高创新人才培养质量,赋能经济社会高质量发展。

“一方面,将科技创新融入职校教学环节,有助于培养学生的科研素养和研究兴趣,引导学生参与真实科研项目,在创新创业教育和实践教学活动中全面提高学生的创新精神和创新能力;另一方面,将科学研究融入教师成长全过程,通过选派教师到科研机构、高精尖企业挂职锻炼,开展各类科研项目和技术改革,有助于提升教师的科研意识和实践能力;此外,让科研机构参与到职业院校教材设计和教材编写过程中,更有利于职业院校办学、产业转型升级和行业企业职业岗位的无缝对接,提升技术技能型人才培养的精准度。”李名梁说。

“职业教育要高度重视科学研究工作。”彭振宇发现,过去存在“职业教育不需要科研”的错误认识,认为搞好教学就行,导致职业教育战线对科研工作不够重视,使其成为职业教育发展中较为薄弱的环节,与其他类型教育的科研工作相比有较大差距。

“职业教育还要特别重视科技成果转化和应用。”彭振宇特别强调,职业教育与科技研究密切相关,“如果我们只是做一些跟随性、阐发式、浅表化的科学研究,缺乏原创性、前瞻性和系统性的研究,项目结题即结束,科研成果束之高阁,职业教育就不可能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进而获得社会认可。”

科研与教学分离现象依然存在

“职业教育作为国民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承担着培养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促进就业创业的重要任务,相比于其他类型的教育,职业教育与经济社会和产业发展的互动关系更为紧密。”薛新龙认为,在当前背景下,科教融汇能够通过科技研发创新与教育教学、实践实训的有机融合,提升职教师生的科学素养和创新能力,为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职教人才融入新兴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提供了重要保障。

然而,职业教育科教融汇之路,任重而道远。彭振宇坦陈,职业教育“科教融汇”面临的困难和挑战主要体现为三个矛盾。“一是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与其自身实力较弱之间的矛盾,导致科教融汇缺乏现实基础;二是职业教育的类型定位与其实际资源配套不够之间的矛盾,导致科教融汇缺乏制度支撑;三是职业教育现代化与职业教育宏观统筹乏力之间的矛盾,导致科教融汇难以持续开展。”

“从教师教学层面看,虽然当前职业院校教师评价倡导科研成果和教学质量并重,但受各种因素影响,评价标准仍然将科学研究置于主导地位,忽视了教学对科研的促进作用;从学生学习层面看,教学活动中缺少能将学术探究与知识学习结合起来的教育手段。”李名梁解释,当前职业院校科研与教学分离现象依然存在,没有实现预期的深度融合和协同发展。

薛新龙亦表示,“人才培养、科技创新和产业发展之间的壁垒尚未打通,课程体系、教学方式、实习实训内容与科技创新和产业技术研发的实际需求相脱节,部分学科专业的设置调整相对滞后,尚未适应科学技术迅速发展和产业更新换代的趋势。”他指出,高校与产业部门进行产学研合作和科技成果转化的效率较低,科技研发与经济产业发展存在“两张皮”现象,科技成果转化服务机构组织规模小,市场信息流通不畅,专业化技术转移人才也很紧缺。

优化专业课程体系、资源配置方式

“科教融汇,协同育人,是一项系统工程,牵动多方主体,涉及多方面,其实施主体主要是职业院校和科研院所。”李名梁强调,应实现两者间强强联手、资源共享,优势互补、共同推进。“具体来说,职业院校与科研院所需要就合作过程中的权责关系、资源整合与共享关系、人才培养方案、利益分配、人事与考核激励等具体事项进行沟通协调,并就相关事项达成协议。此外,职业院校还应积极探索自身的办学优势和特色,采取符合自身发展规律的职能定位,明确教学与科研在本校发展中的地位,实现教学和科研资源的合理使用与优化配置,克服‘科研为本’的同质化倾向,如可尝试在教学质量评价体系中引入学术活动指标,在科研水平评价体系中引入教育教学活动指标等等。”

彭振宇则认为,政府主管部门要加大统筹协调力度,为职业教育科教融汇发展提供充足的政策支撑和资源投入,为职业教育提供更多参与高规格科研项目的机会与平台。在此基础上,要进一步加强对项目全过程的监管,科学评价项目成果,接受社会监督,避免重立项轻管理、重结题轻转化应用等问题。

新龙提醒,应对科教融汇提出的新挑战,需要紧紧围绕国家重大战略和新兴产业的变革趋势,优化专业课程体系、教学组织模式以及资源配置方式,注重将科技创新的思维、方法和内容融入职业教育的课程教学和实训环节之中。“加强职业院校科学通识教育,鼓励校内教师发挥专业特长,通过开设科技类通识课程、开展科普讲座等方式,增加校内科学教育课程资源供给,组织科研团队发挥科研育人功能,吸纳多学科学生参与实验操作、数据处理等科研实践活动,提升技术技能人才的科学素养和创新能力。”

“当前,要下大力气完善制度设计,鼓励职业院校师生积极参与科学技术研发和产学研合作,对于校内研究人员参与跨学科、跨机构、跨领域科研产生的不同形式的研究成果,形成科学合理的认定兑换机制,尊重跨界创新型人才的就业和流动规律,以具备兼容性的多元化聘任路径广泛吸纳各类创新型、应用型、实践型人才从事科研交流工作,探索建立专业技术转移人才的薪酬定级和职位晋升制度。”薛新龙最后强调。

(本报记者 晋浩天 本报通讯员 陈秋萦)

来源 光明日报

撰稿:晋浩天

编辑:何咏竹

审核:罗  旋